1-2腕表篇

跟怀表比起来,腕表的历史相对短了许多,尤其再扣除掉早期不成熟的启蒙阶段,实际上大约只有一个世纪时间而已。但是因为腕表从怀表中汲取了许多能量,所以如果细细探查历史就会发现,无论款式变化、技术革新、材质改良或者创意设计各方面,腕表历史的精彩程度丝毫不输给怀表。紧接着就让我们细说从头,以十六世纪英格兰女王Elizabeth I伊丽莎白一世为开端,从装饰性女用腕表谈起,再进入到实用性为主的现代腕表时期,同享腕表百年风华。

关于腕表的起源,百达翡丽、宝玑和卡地亚是多数人最先想到的品牌,但根据历史记载,其实腕表早在十六世纪就已出现。那是英格兰女王Elizabeth I伊丽莎白一世从其臣子兼好友莱斯特伯爵Robert Dudley所收到的礼物,那是个可以挂在臂章上的圆形钻表。然后大约在18世纪90年代日内瓦表厂JAQUET DROZ et Leschot(现今JAQUET DROZ雅克德罗的前身),曾经在账本里记录着销售出一枚可以挂在手链的表。这两个例子主要在于凸显出早期腕表的角色,即女用装饰配件功能远大于看时间的工具,而且这一角色持续到二十世纪初,才被实用功能超越并变得男、女通用。所以这时期的所谓“三件式腕表”,意味着腕表采活动式设计,表头可以挂在手链或手环上也可以卸除,当然多数以珍贵材质制作并且镶上钻石珠宝,以达到呈现珠光宝气之目的。

史上第一位拥有腕表者,十六世纪时的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

 

腕表,为装饰女性而生

百达翡丽于1868年,售予匈牙利Koscewicz伯爵夫人的第一枚瑞士腕表,采用长方形表壳搭配长方形机芯,镶嵌在黄金手镯上面。

 

如果只要是挂在手上的表都算,那么戒指表早在十八世纪中叶就已大行其道了,但这充其量只是个小插曲。言归正传,腕表真正浮上台面大约是十九世纪初,其中最知名的例子就是宝玑大师依照那不勒斯皇后Caroline Bonaparte委托,于1812年设计制作完成的一枚椭圆形三问表,并挂在金线编织的手环上。波兰籍制表师Franciszek Czapek,在还未跟Antoine Norbert de Patek(百达翡丽创办人之一)合作之前,就擅长于制作腕表,所以后来百达翡丽于1868年制作出第一枚瑞士腕表,可谓顺理成章。这枚售予匈牙利Koscewicz伯爵夫人的腕表,采用长方形表壳搭配长方形机芯,镶嵌在黄金手镯上面,上述都是标准的三件式腕表。如前所述,腕表的女性配饰角色持续到二十世纪初,但其实有个特例,德国海军在1880年向GIRARD-PERREGAUX芝柏表厂订制两千枚腕表,这应该是史上首枚军表,也是最早的实用型腕表,并且预告了腕表的实用世代即将来临。

 

实用型腕表首度问世

巴西籍飞行先驱Alberto Santos-Dumont。
 

在二十世纪之前,女性佩带腕表当装饰,男性用怀表看时间,几乎是个不成文规定。这样的观点大约在1890年开始有人提出质疑,并引发赞成与反对两派论战。就在这一时期,1896年LONGINES浪琴帮BAUME & MERCIER名士制作女用腕表,IWC万国表于1900年试着用怀表机芯制作腕表,Omega欧米茄也在1902年开始大量生产女用腕表,算是为腕表装饰功能漂亮地谢幕。随后在1904年,法国珠宝商CARTIER卡地亚传人之一的制表师Louis Cartier,应好友也是知名巴西籍飞行先驱Alberto Santos-Dumont的要求,设计出表壳两端延伸出表耳,再用表带系住表耳的佩带方式,将表固定在手腕上。如此一来Santos在驾驶飞机时一低头即可阅读时间,不用像过去还要费力地从口袋掏出怀表,而这枚经常被冠上第一枚腕表头衔的Santos表,严格来说,是如今实用功能时代的第一枚腕表。

卡地亚于1904年为Alberto Santos-Dumont打造的第一枚实用性能腕表。

 

劳力士达到腕表精准度要求

卡地亚于1906年首创酒桶型表壳,内部搭载圆形机芯。

 

卡地亚Santos腕表的出现,宛如打开禁锢已久的大门,实用型腕表风起云涌地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时代。1905年欧米茄也开始生产男用腕表,同年ROLEX劳力士创办人Hans Wilsdorf也嗅到趋势来临,在瑞士采购大批腕表远赴伦敦成立公司,准备以英国为出发点向全球推广腕表。1906年卡地亚推出第一款Tonneau酒桶型腕表,1911年开始量产Santos腕表。

1908年,HEUER Watch Co.(TAG HEUER泰格豪雅的前身)表厂推出一款腕表、项链表、怀表三用的款式。1910年,劳力士腕表在瑞士拿到第一张天文台证书,这也是制表史上第一天文台腕表;接着在1914年,劳力士腕表在英国格林威治Kew天文台拿到A级精确证书,这个等级过去只有航海精密时计才能拿到,自此劳力士腕表等同于精准时计的声誉便不胫而走。对腕表怀抱着壮志雄心的Hans Wilsdorf,解决了精准度问题,接着于1926年推出了首款能防水、防尘的蚝式(Oyster)表壳,并在翌年由英国女性Mercedes Gleitze佩带蚝式腕表成功横渡英伦海峡。解决了坚固耐用度的问题后,劳力士作好在腕表领域发光发热的准备。

劳力士腕表于1910年,在瑞士拿到腕表界第一张天文台证书。
 
 
1914年,劳力士腕表在英国格林威治Kew天文台拿到A级精确证书。

 

一次大战促成腕表大众化

百达翡丽于1916年推出首枚打簧报时腕表,是一枚链带款五分问女表。
 

直到上世纪20年代末之前,市场上仍是怀表当道,多数人仍无法接受男人佩带腕表的行为,从百达翡丽于1916年首度推出五分问腕表,竟是为女性打造,当时社会氛围便可见一斑。真正促使社会大众认同男人也可以佩带腕表的看法,进而开辟出大众市场,要归功于1914年发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上,地面的步兵跟火炮手,必须依赖腕表以精确同步进行战事;战机飞行员也跟Santos碰到同样问题,对腕表有高度需求,这一切促使英国陆军在1917年开始,发放腕表到战斗部队,成为军事配备。

当1918年底士兵们凯旋归国时,几乎是人手一枚腕表,于是腕表不再仅仅是奢侈品或者女人专利,其风潮已经势不可挡。1930年曾有个研究机构调查指出,当时市面上所销售的腕表和怀表比率,已经达到50:1的地步,由此可见一战之深远影响。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腕表朝着三个主要方向发展,分别是造型、计时功能跟自动上弦装置。

 

装饰艺术带来深远影响

卡地亚于1917年从战场上法国坦克获得灵感,制出Tank腕表,堪称首枚装饰艺术风格腕表。
 
万国表以Josef Pallweber的设计,所制作的数字显示怀表。

 

首先造型方面归功于Art Deco装饰艺术兴起,带动方形腕表问世,其中最知名是卡地亚Tank腕表。这款表在1917年由Louis Cartier从西线战场上的雷诺坦克(Renault tanks)得到灵感,并将第一枚原型表赠与胜利大功臣,美军统帅John Joseph Pershing将军。卡地亚在1918年开始制作这款表,1922年开发出Tank Louis表款,连带促使AUDEMARS PIGUET爱彼、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以及JAEGER-LECOULTRE积家等知名表厂投入方形表制作。方形表兴起,另外还很有趣地带动起数字表流行,但它可不是电子式或液晶显示,而是种被昵称为Cortébert watch的地道机械表。此表的主要特征是小时跟分钟都采数字盘显示,所以表盘上没有指针,只有两个窗口用数字显示时间。该机制于1880年前后由制表师Josef Pallweber研制成功,并且提供给万国表用以制作怀表。因为上、下两个窗口的编排实在太适合方形表了,于是Pallweber授权给Cortébert表厂制作机芯,但简化为只有跳时,分、秒都用圆盘转动,方形跳时表于是誉为潮流。

 

自动上弦系统诞生

劳力士Perpetual movement恒动机芯,以专利360度旋转的恒动摆陀,加上高效率上弦能力,为自动上弦机芯树立制作标竿。

 

自动表虽然早在1780年代就出现于怀表之上,但在腕表当中却直到1923年,才在英国制表师John Harwood手中诞生,并与隔年取得瑞士专利。John Harwood的设计类似后来的撞锤式自动上弦,自动陀并非360度旋转而是大约300度角活动,结构太过精细难以量产而且上弦效率不高,该设计的贡献只是提供一个有用的思考方向。其次,Harwood为提升表壳防尘防水能力,舍去表冠改用表圈上弦跟调校时间,这也让人使用起来甚感不便。这诸多因素的影响下,虽然FORTIS和BLANCPAIN宝珀相继投入生产,John Harwood的公司仍然很快地在1931年结束营业。所幸劳力士接手Harwood的设计,经过改良的Perpetual movement恒动机芯在同年问世,以专利360度旋转的恒动摆陀,加上高效率上弦能力,为后来的自动表树立制作标竿。

 

计时功能因战事而起

计时功能腕表的出现,大概跟一次大战以及飞行员脱离不了关系,后来在体育运动赛事中渐渐风行,将这类腕表推至顶峰地位。专长于航空定时器的BREITLING百年灵,自然在这段历史中举足轻重。

1915年百年灵创制出第一枚具备中央计时秒针以及30分钟累积盘的计时腕表,1923年首度将计时按键独立出来并获得专利,1934年第三代Willy Breitling为腕表加上第二个归零独立按键,成为现代计时腕表的基本样貌。

浪琴于上世纪40年代制作的第一枚飞返计时腕表。
 
搭载知名的Cal.30CH机芯,浪琴18K玫瑰金飞返计时秒表,制于上世纪60年代。

 

早在1910年就推出计时腕表,浪琴也是这类表款先驱之一,尤其1936年问世的第一个飞返计时功能(Flyback)机芯13ZH,以及1947年发表的30CH机芯,为浪琴树立起崇高地位。还有百达翡丽也有建树,1923年编号124824腕表,是第一枚双秒追针计时秒表,2005年面世定价超过三百万人民币的Ref.5959,就以这枚腕表为蓝本制作。

百达翡丽制于1923年编号124824腕表,是首枚双秒追针计时腕表。

 

保护镜面装置出现

制于上世纪30年代的卡地亚Basculante翻转腕表,18K金表壳搭配酒桶型手动上弦机芯。

 

战争跟运动赛事除了促使计时腕表流行以外,如何防止表盘破碎也是个重要议题。早期皆取材自猎表,在腕表上加个保护盖或者窗格式表盖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但这样看时间总是不太方便。所以在蓝宝石水晶材质出现之前,有些极具创意的发明出现在腕表的世界里,首先是1926年卡地亚申请专利的Cabriolet system翻转系统,它利用一个支架将表壳抬起后,藉由固定的中轴翻转,打造出Basculante翻转腕表。1930年代江诗丹顿以百叶窗的概念,设计出以一个按键控制表盘扇叶开合动作达到保护作用的表款,并且直接以Jalousie命名。1931年因为马球运动的需求,积家设计出知名的Reverso翻转表壳,至今仍是品牌代表作,是其中最知名的例子。后来强化玻璃与蓝宝石水晶材质问世,这类做法便戛然而止。

制于上世纪30年代的卡地亚Basculante翻转腕表,18K金表壳搭配酒桶型手动上弦机芯。
 

江诗丹顿于1990年代复刻的Jalousie百叶窗腕表,以18K玫瑰金材质搭配18K白金叶片,内置手动上弦机芯。

 

飞行表风起云涌

劳力士蚝式腕表于1926年问世,这也是史上第一款防水腕表。
 

1925年10月两位瑞士人,申请了一种可防水、防尘的旋入式表冠专利,后来把该专利卖给劳力士,促成1926年劳力士蚝式表壳问世,同时揭开了腕表上天下海应付各种环境以及专业用途之序幕。最先冒头的专业表款应该是飞行表,1920年代初期,美国有位空军军官,构思出一种Hour angle时角腕表,利用格林威治子午线与太阳的夹角,计算出飞机位置的经度,既简单又实用。于是包括万国、积家、江诗丹顿与百达翡丽等表厂,当时都投入制作这种表款,但其中最知名的是浪琴Lindbergh林白飞行表。因为这款表采用了1927年首次飞越大西洋的查尔斯‧林白 Charles Lindbergh设计的专利飞行标尺,即便不会驾驶飞机,佩带起来也专业感十足。

浪琴制于1931年的林白飞行表,精钢材质表壳内置Cal.12L机芯。

 

相对于民用飞行表重视功能,军用表则要求视读性、精准与坚固性能,万国表发表于1936年的大型飞行员腕表52 T.S.C.就是一例。这款军用飞行表不仅有着天文台表的精准度,符合当时导航精密腕表的技术规格,并按照军事要求规格设计,所以至今万国表飞行员系列表款依然是品牌主力。还有宝玑大师的后裔Louis-Charles Breguet,也曾在飞机制造业占有一席之地,他的产品曾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有过重大贡献,后来公司被法国知名的Dassault达梭公司并购才告中止。因为这段因缘际会,宝玑在20世纪50年代为法国海军空战部队研制出Type XX飞行表,该表依据飞行搜索需求打造,外型坚固结构牢靠,具备飞返计时功能,所以直到现在仍然广受喜爱。

万国表制于1940年,提供给德国空军的Ref.431 B UHR飞行表,精钢材质,表径达55毫米。

 

潜水表深度挑战

欧米茄Marine腕表,制于1934年,18K金表壳搭载Cal.19-4镀铑机芯。

 

聊过天上飞的,接着来看看水底游的潜水表。劳力士在1926年问世的蚝式表壳,虽然有横渡英伦海峡的壮举,但它毕竟只是一般防水而已,还算不上潜水表壳。对此,欧米茄迅速在1932年以一款Marine腕表回击,该表独特地以双层抽屉式表壳提高防水能力,并在1936年由美国探险家William Beebe佩带该表下潜约73米深度,证明Marine堪称第一枚潜水表。随后1948年欧米茄标志性表款Seamaster问世,该表具备30米防水性能,而防水100米的Seamaster 300却迟至1957年才出现,100米的竞赛被劳力士超前四年。1953年劳力士发表潜水表界宗师级表款Submariner,成为首款防水深达100米的潜水表,其旋转表圈搭配大型荧光刻度及指针,可方便潜水员读取下潜时间。同时期,宝珀则以法国精英潜水部队成立者Bob Maloubier的设计为蓝本,推出防水约91.5米的Fifty Fathoms五十噚潜水表。

宝铂最早期的五十噚潜水表,制于1960年代。

 

带着腕表去旅行

百达翡丽早期的世界时区腕表,制于1940年,型号Ref.1415-1HU,具备计时功能和脉搏计。

 

上世纪40年代度过经济大萧条时期后,全球经济复苏加上飞行器的普及,能够指示各地不同时区的腕表乃应运而生。日内瓦制表师Louis Cottier,早在民用国际航线刚开展时,就设计出使用方便操作简单的世界时区功能,而且该设计很快便引起百达翡丽、劳力士、江诗丹顿与卡地亚等多家表厂的兴趣,并制成各式怀表或腕表上市,这其中和Louis Cottier配合最密切的是百达翡丽。百达翡丽从1937年开始推出世界时区表,表盘上以24小时盘搭配24个时区的城市名称,有些款式的中央还以珐琅彩绘地图点缀,是非常成功的腕表创作,所以某些早期表款经常是拍卖场的明星商品。另外,劳力士考虑到飞行机师的需求,在1955年首创双时区腕表GMT-Master,一经问世就成为若干航空公司,包括著名的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指定表款,其瞩目特色为24小时刻度的双色调表圈,搭配中央第二时区指针,让操作简便而且读取时间极为方便。

劳力首枚GMT-Master双时区腕表,24小时刻度的双色调表圈非常引人注目。

 

太空竞赛 实力比拼

欧米茄超霸表在1965年通过NASA严格测试,成为第一枚航天员配备腕表。

 

专业腕表的竞争不只在于民航机与军机而已,在上世纪60年代美、苏两强的太空竞赛中,腕表同样占有了重要位置,最知名的例子是欧米茄Speedmaster超霸表,其实超霸表并非专为太空探险所开发,而是为了车迷以及赛车手追逐速度感所设计。1964年NASA美国太空总署为了任务需求,向多家制表商提出所需的表款规格与报价,结果只有四家回复,欧米茄是其中之一。后来NASA对这些品牌表款进行一连串严格测试后,只有欧米茄提供的三枚超霸表顺利过关,因此从1965年开始参与太空飞行任务的超霸表,便有了登月表的美名,而品牌也顺势推出Speedmaster Professional登月表系列,至今仍是欧米茄最热销的表款之一。超霸表会雀屏中选的原因之一,是它内置高素质手动机芯Cal.321(后来改为Cal.861跟Cal.1861),在20世纪70年代末之前,市面所有计时机芯都是手动的,直到70年代中期腕表品牌才开始酝酿两款自动计时机芯,分别是百年灵、HEUER(泰格豪雅前身)、BUREn-HAMILTON(汉密尔顿前身)和Dubois-Depraz(机芯模块厂)共同合作开发的Chrono-matic Cal.11,以及真力时的5Hz高震频El Primero 3019PHC。这两枚机芯都不约而同地在1969年先后发表,但是先完成的Cal.11并未获得优势,因为它在震频、上弦效率、动能与功能各方面都不如El Primero。话虽如此,El Primero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因为很快地石英革命到来,1975年,制作El Primero的设计图纸和工具就已被丢弃一旁闲置了。

为应付极端严苛的环境,NASA在征选登月表时,实施了近乎摧毁腕表的测试过程。

 

令人措手不及的石英风暴

其实SEIKO精工的石英表并非第一个挑战机械表地位的产品,早在上世纪50年代,瑞士就已经研发出来以电子导线驱动摆轮的第一代电子表。1962年时更是大动作,百达翡丽与欧米茄等二十个品牌于瑞士Neuchâtel成立了电子腕表创建中心(Centre Electronique Horloger),希望集体研发出一个跨越世纪的未来机芯,并且在1969年时推出第一只石英机芯Beta-21。石英表利用电池来驱动石英振荡器,不仅精准度远胜机械表,制作成本更相对低廉。同一年,日本精工也推出了商品化的石英表35SQ Astron,并且大动作地选择在1969年12月25日首卖,这一举动打响了石英表名号并且一举击垮还没做好准备的瑞士表厂,开启了被制表业称为石英风暴(Quartz Crisis)的时期,大约在1990年代中期之前,整个钟表市场都由石英表独霸。

 

保存实力励精图治

爱彼于1972年发表皇家橡树系列腕表。

 

有着数百年制表根基的瑞士表厂,当然不会懦弱无能地坐以待毙,在石英表风行的年代,依然有瑞士品牌努力开发新产品勇敢面对逆境,最好的例子是先后于1972年和1976年发表的爱彼Royal Oak皇家橡树系列以及百达翡丽Nautilus系列。这两款以精钢材质为主的高级运动表,以坚固的表壳结构搭配独特造型,为瑞士表的寒冬带来一股暖流。还有宝珀在机芯大厂Frédéric Piguet支持下,毅然决然在1982年推出全系列机械表,也是带动机械表复苏的功臣之一。接着在1983年钟表市场中有了更重要的举动,瑞士银行团代表Nicolas G. Hayek接受当时瑞士最大制表集团ASUAG委托,策划执行反攻日本石英表的方案,推出价格更低廉、全塑料材质、自动化大量生产的SWATCH石英腕表,这款布满各式创意图案的低价石英表,被定义为艺术与时尚精品,发表后果然成功扳回一城,让瑞士制表业再次看见曙光。Hayek接着在1985年将濒临破产的ASUAG与SSIH公司统整为斯沃琪集团,集各家资源于一身,为瑞士制表业找到了与石英表分庭抗礼的契机。

Nicolas G. Hayek堪称瑞士制表业救星。
 
 
色彩缤纷的Swatch腕表,是NicolasG. Hayek救亡图存第一步。

 

集团化团结抗敌

 

斯沃琪集团吹起反攻号角后,1986年爱彼跟百达翡丽分别以全球首创超薄自动上弦陀飞轮腕表和Ref.3970万年历计时腕表热烈回应。而最为精彩的1989年,百达翡丽为欢庆品牌成立150周年,特别为此历史里程碑打造多款杰作,包括Ref.3960将官式腕表以及Ref.3969昵称”独眼龙”的跳时表,当然,还有必须被提及的具备33项功能的Caliber 89超复杂怀表,它坐拥史上最复杂时计的称号度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被江诗丹顿所超越。Caliber 89问世后,一举将百达翡丽的声势推向顶峰,众顶级品牌莫不起而效尤,钻研大复杂功能制作。于是宝珀在1992年发表1735大复杂功能腕表;万国紧接着在1993年为纪念建厂125周年,推出品牌巅峰之作IlDestriero Scafusia“沙夫豪森战驹”腕表。1995年,百达翡丽Ref.5004双追针计时万年历表问世,虽然复杂度不及前者,但却堪称史上最成功、增值幅度最高的复杂功能腕表,因此拍卖会经常拍出近千万人民币的高价。1996年爱彼推出具备三问、追针、万年历跟月相功能的Cal.2885自动上弦机芯,制作出品牌有史以来最复杂表款,为这波复杂竞赛暂时划下句点。

1986年爱彼推出全球首创超薄自动上弦陀飞轮腕表。

型号Ref.3970R,百达翡丽于1986年发表的万年历计时腕表。

 
型号Ref.5004双追针计时万年历腕表,是拍卖会上增值幅度最高的表款之一。

 

限量纪念成了价值保证

为庆祝1997年百达翡丽日内瓦新厂落成,品牌推出Ref.5500 Pagoda腕表,宝塔型表壳广受喜爱。

 

1997年,百达翡丽座落于日内瓦市郊Plan-les-Ouates地区的全球总部兼全新厂房落成,品牌特地推出Ref.5029三问表以及Ref.5500 Pagoda腕表以资纪念,这两枚腕表果然不负众望,成为继150周年纪念表之后,拍卖会上的热门品项之一。同年PANERAI沛纳海加入历峰集团后首发的重量级表款PAM00021 Radiomir手上弦腕表,以品牌首个腕表造型搭配劳力士机芯,成功引起话题,并预言了品牌即将迅速成功走红。1998年,卡地亚推出Collection Privee Cartier Paris(C.P .C.P .)巴黎独特珍藏系列,开始进军高级制表行列。

以品牌首个腕表造型搭配劳力士机芯的PAM00021腕表,为沛纳海开启疯狂追逐的风气。

 

机械创意与革新

百达翡丽先进研究计划成果,GyromaxSi摆轮以及Spiromax硅游丝。

 

迎接二十一世纪前夕,表厂从复杂功能转而开始精进机芯结构与材质。1999年,欧米茄向英国制表大师George Daniels购买同轴擒纵装置(Co-axial escapement)的专利,改制成Cal.2500机芯发表。2000年,劳力士为重新演绎Cosmograph Daytona迪通拿计时秒表,推出全新自制机芯Cal.4130,迎接新千禧年到来。2002年适逢爱彼皇家橡树系列问世30周年,品牌特地以一款皇家橡树概念表,展现多项研发成果,包含Alacrite 602超合金表壳、蛇形避震陀飞轮、动力质量指示器、表冠功能指示以及线形储能指示等。同年,ULYSEE NARDIN雅典表也推出十足创新的Freak卡罗素陀飞轮腕表,以机芯底板为时针,整组双向擒纵装置为分针,特立独行的结构充分说明“概念”的未知性。2005年,百达翡丽成立专属团队,进行名为“Advanced Research”的先进研究计划,成果是表坛首创以硅晶体制作擒纵轮,为打造精确、零耗损、无摩擦、免保养的擒纵装置而努力。后来该计划也不负众望在2011年时完成硅晶体擒纵装置的目标,包含GyromaxSi摆轮、Pulsomax擒纵轮和擒纵叉以及Spiromax硅游丝。2006年,爱彼则朝向传统思考,以18世纪detent棘爪式擒纵为蓝本,改制为爱彼独家擒纵系统,与硅材质的光芒新、旧相互辉映。

为迎接新千禧年,劳力士发表全新Cal.4130自动计时机芯。

 

欧米茄于1999年开始装置在Cal.2500机芯的同轴擒纵机构。

 

超复杂功能竞争不停歇

积家Reverso grande complication à triptyque三面超复杂腕表,共具备17项功能。

 

超复杂功能表的竞争在高级品牌之间从不停歇,2005年江诗丹顿为纪念创厂250周年,推出Tour de l'Ile超复杂双面腕表,Tour de l'Ile正、反两面共可显示高达16项功能,仅生产七枚,当时定价八百多万人民币。2006年,积家利用Reverso表壳的优势,创制出Reverso grande complication à triptyque三面超复杂腕表,共具备17项功能,最厉害是内部一个精巧联动机构,在表壳回到定位时,机芯便可推动底座上的万年历跟月相功能精确运转,以一个机芯同时驱动着三个表盘上的功能,达成表坛创举。2008年,宝玑为保留贵重历史资产,仅凭借着极少的文件数据跟图文件,成功复刻出编号1160 "Marie-Antoinette"玛丽安东尼怀表。2013年A. LANGE & SÖHNE朗格和百达翡丽不约而同地发表了新款超复杂功能腕表,前者推出Grand Complication超卓复杂腕表,具备十项显示、八大功能、仅限量六枚;后者发表Ref.6002超复杂腕表,是以Ref.5002为基础加上手工雕刻以及内填珐琅和掐丝珐琅打造表盘的升级版本。

朗格于2013年发表的Grand Complication超卓复杂腕表,具备十项显示、八大功能、仅限量六枚。

 

王者巨作再创新里程

创办于1839年的百达翡丽,在2014年为庆祝175周年,照例发表多款精彩巨作,其中一枚堪称表王的王者之作是Grandmaster Chime Ref.5175大师弦音超复杂腕表。Ref.5175具备多达二十项功能;创新部分由包含报时闹钟跟日期报时等六大专利担纲演出;独特性则在于它是品牌首款不分正反面的双面可翻转腕表。该表的问世不但进一步巩固百达翡丽王者宝座,同时也为复杂表的竞争,树立全新里程碑。

百达翡丽175周年纪念大作,Grandmaster Chime Ref.5175大师弦音超复杂腕表。

本篇相关辞典
Art deco / L'art deco 装饰艺术

一项源自 1925 年巴黎装饰艺术博览会的艺术运动,后来从法国开始影响全球受到热烈欢迎,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装饰艺术主张以直线条跟几何图案,表达自然之美。

图说:浪琴表优雅系列Les Elégantes腕表的装饰艺术之美。
ASUAG 瑞士制表总公司

Allgemeine Schweizerische Uhrenindustrie的简称,成立于1931年。早期以提供机械表机芯零件为主,曾是瑞士制表业最大的零件供货商。1970至1974年间ASUAG大幅成长,开始并购部份制表品牌,全盛时期拥有ETA、豪利时、浪琴与雷达等知名品牌。但之后受到石英风暴影响,在1982年左右跌至谷底,1985年由Nicolas G. Hayek将旗下品牌加以整合并入斯沃琪集团。

图说:浪琴在1931年为飞行家查尔斯‧林白制作的飞行定位腕表。
Ballon Bleu de cartier / Ballon Bleu de cartier 蓝气球系列腕表

卡地亚的蓝气球系列灵感源自人类关于飞行的梦想与尝试。挣脱重力束缚愈飞愈高的蓝色气球幻化成凸圆表镜一侧美丽的蓝宝石表冠,承载了人类对于神秘美丽外太空的幻想与永恒向往,以及爱情带来的绵绵不绝的力量和勇气。如今, 蓝气球系列已经成为卡地亚的标志系列之一。

图说:Ballon Bleu de Cartier卡地亚蓝气球腕表。
Beta 21

百达翡丽与欧米茄等二十个品牌于1962年在瑞士Neuchâtel成立电子腕表创建中心(Centre Electronique Horloger),并在1969年时推出第一只石英机芯Beta-21。
Cle de Cartier / Clé de Cartier Cle 腕表

2015 年卡地亚推出的全新腕表系列。秉承“Simple is an Art”的理念,卡地亚 Cle De Cartier 系列以简约创新、简约轮廓、简约曲线呈现出触觉和视觉上的简约魅力。“Cle”在法 语中意为“钥匙”,Cle De Cartier 系列的全新表冠设计正犹如一把钥匙,令人联想起使用钥匙为钟表上链的古老传统。

图说:Cle de cartier系列自动上弦腕表。
Cortébert watch 方形数字表

或指方型跳时表,这类表款的主要特征是小时和分钟都采用数字盘显示,所以表盘上没有指针,只有两个窗口用数字显示时间。该机制于1880年代由制表师Josef Pallweber研制成功,并且提供给万国表用来制作怀表。因为上、下两个窗口的编排实在太适合方形表了,于是后来Pallweber授权给Cortébert表厂制作机芯,但简化为只有跳时,分、秒都用圆盘转动,方形跳时表于是誉为潮流,并被昵称为Cortébert watch。

图说:标准的20世纪10年代Cortébert watch,主要特征是小时跟分钟都采数字盘显示,表盘上没有指针,只有两个窗口以数字显示时间。
Jules Louis Audemars & Edward Auguste Piguet / Jules Louis Audemars & Edward Auguste Piguet 茹若·路易斯·爱德马和爱德华·奥古斯特·彼特

目前全球唯一仍由创始家族(Audemars 和 Piguet两家族)掌管的高级制表品牌——爱彼的创始人。1875 年,这两位年轻有为的钟表师在瑞士汝山谷的布拉苏丝小镇共同创建了爱彼,潜心制作复杂功能机芯。自创始以来,爱彼在钟表史上写下了一页页不朽的篇章,缔造了许多“史上第一”的纪录。

图说:爱彼创始人Jules Louis Audemars和Edward Auguste Piguet。
Marie-Antoinette No.1160 Marie-Antoinette / No.1160 玛丽安托瓦内特复刻怀表

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的复刻表。这枚超复杂功能怀表 在历经长达 44 年时间制作完成后,监制人宝玑大师和表主 玛丽皇后都已不在人世。这表历经多位主人,最后一任表主 David Salomons 爵士将它捐给以色列博物馆,其后在 1984 年一次展览之前被偷走,所幸在二十几年后再度物归原主。 21 世纪初,宝玑表厂在已故前总裁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主导之下,单凭一张图和一些文字描述的技术文 件数据,在 2008 年成功复刻出这枚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 表盒以皇后钟爱的凡尔赛宫橡树制作,编号 1160"Marie- Antoinette" 怀表。
Oyster case 蚝式表壳

劳力士从生蚝得到灵感,制作出的第一款防水表壳。由四个部份组成,以表圈锁入有螺旋纹的中壳作为表身,底盖同样通过旋转锁紧的方式和表身连接,然后表圈和底盖内各有两个软金属密封圈以增加密闭性。表冠也同样利用此旋紧方式和表身相连,防止灰尘与水气从任何缝隙进入表壳。

图说:蚝式表壳是劳力士第一款防水表壳,它的结构方式,也成为后来防水表共同采用的标准规范。
Perpetual movement劳力士恒动机芯

在恒动机芯于1931年问世之前,自动上弦系统仍是撞陀式,上弦效率不高且过于精密无法量产。恒动机芯改良自John Harwood的发明,以专利360度旋转的恒动摆铊,加上高效率上弦能力,为后来的自动机芯树立制作标竿。

图说:改良自John Harwood的发明,劳力士恒动机芯以专利360度旋转的恒动摆陀,加上高效率上弦能力,为后来的自动机芯树立制作标竿。
Santos watch / Santos 山度士表

巴西裔飞行先驱Alberto Santos-Dumont向其友人制表师Louis Cartier提出需要一只随时能查看时间的表。因此LouisCartier在1904年设计出这只加上表耳及表扣藉以连接表带,将表固定在手腕上的Santos腕表。此款式也在日后成为第一款量产的腕表。

图说:卡地亚于1904年为Alberto Santos-Dumont 打造的第一枚实用性能腕表。
SSIH 瑞士钟表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全名为Société Suisse pour l’Industrie Horlogère,1930年2月时由天梭与欧米茄两大制表品牌合并而成。曾是瑞士第二大制表集团,在20世纪60年代初因赶上大量化生产低价腕表潮流而大幅成长。但随后受石英风暴冲击而濒临破产,在1985年由Nicolas G. Hayek将旗下品牌整合入斯沃琪集团。

图说:SSIH成立初期生产的抽屉式腕表盘上还刻着欧米茄与天梭的双商标。
Tactile watches / Montre à tac 触碰式腕表

1999 年,Tissot 天梭推出触屏式腕表,突破性的技术创新震撼了钟表业,彼时智能手机尚未面世。富有动感的 T-Touch 腕表系列使用触屏表镜。轻触表镜,可调配腕表的多种功能。自问世以来,天梭 T-Touch 腾智系列不断融入新锐的功能和设计、采用美观大方、动感十足的材质,始终走在创新的前沿。

图说:天梭腾智系列第二代太阳能专业版腕表,延续腾智系列腕表20种丰富的触屏功能,指尖轻触表盘即可实现功能切换,别出心裁的军旅风配色昭示着探险精神的一触即发。